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相聚呼玛(6)- 下站鱼邨  

2017-09-08 20:03:34|  分类: 相聚呼玛45年中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聚呼玛(6

下站鱼

 

时光荏苒!从小城回来已经40余天,期间又经历了一些事情,更感生命之可贵、友情之可贵!同学们也可能从亢奋转至平静?我今个就想借着最后涟漪的波纹再说上几句。

先绉上一段打油歌,以避免将思绪尘封:

梦牵萦四十五载,天笃定蓦然相逢。

唏嘘叹银发皱褶,曾孟浪青涩憧憬。

殊路寒冬奔西东,殷殷互励在边城。

旧事犹新道不尽,翁妪把酒沧桑情。

 

(原创)相聚呼玛(6)- 下站鱼邨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黑龙江 

总理家政,颇感力不从心!本不想再点灯熬油,殊知看到家乡发来的图片,黑龙江涨水平槽,去下站的路被淹!不由又担心起来,下站鱼邨安否?

我与下站颇有情缘,权且不说这次团聚会安排到这里一游、数度在此与亲友聚餐;也不说2015年鱼邨尚未具雏形之时我曾在这里野炊和水中嬉戏……!

首先,在我个人的感觉中,下站不是在现在鱼邨这个位置上,尽管这是一个地域的概念。它在这一区域黑龙江转弯的起点处,比现在的位置更朝北一些!过去,那里是一片大沙滩,是一个垂钓的绝佳去处。它的上游都是立陡石崖土地,经常被转弯的水流冲刷的坍塌,水深流急、大块的带着柳条(树)土地轰然落入水中,柳条子泛起漩涡挣扎在激流中,这些地方是不能垂钓的。不像现在已经被石砌的江堤保护起来。

因为下站,我结交了一批渔友,按先后顺序是:赵任青、田长才、凌仁生、何继新、董玉良、王甲勳、王洪瑞、黄忠杰……!

因为去下站钓鱼,我学会了骑自行车。大概是初中时,渔友相约远足去下站钓鱼,据说那里是一个很大的钓鱼场,鱼很多!我们平时还是小打小闹,弄一把木棍和扫帚条子绑在一起的鱼竿、在现在巡逻艇停泊处和稍下游的“二沙滩”钓傻乎乎的 “穿丁子”,回去用油煎煎或加上点大脑袋菜焖酥鱼,给我姥爷做下酒菜。要远行,人家都会骑自行车,我咋整啊?那时,在我们的小小概念里,下站可是一个好老远的地方啊!我当机立断学车子。我家那时有一台孔雀牌脚闸自行车,是谁了的、我忘了!帮我把着,我上去直接就离了歪斜的起了起来,试了几次,觉着能行了,可是上不去、必须有人把着开动;下不来,必须有人拽住才行!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就这样出发了。到了下站,下不来车了,渔友们都是老手,比我骑得快,可能也忘记这个茬了,都去找位置下“甩弦”去了。被逼无奈,我只好找一处看起来比较软乎的、有细沙子地方摔倒;顾不得疼痛与扑拉沙子,就一瘸一拐地找下“甩弦”的地方去了……!是否钓到鱼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好像是没钓到,我的渔具太落后了,大线绳子、大扒环,绳短、鱼钩大……。回来时又出了问题,到家时,又停不下自行车了!我家门口又没有可摔的、软乎地方。正在我离了歪斜的着急时,车子朝一个老头奔去,我咋也拧不过来车把!咣当一下,把老头撞了个跟头,我也实实在在的摔在硬地面上!这一幕恰巧被下班回来的我妈妈看到!自然是带着我们这两个“伤兵”去医院包扎了!好在无大碍,我主要是说那老头,都是皮外伤,抹碘酒消毒时把我疼的呲牙咧嘴的,而后又涂了点二百二(红药水,那时就那么称呼)回家了!长话短说,吃晚饭时,在我姥爷的几番喝止下,我妈妈用筷头子怼了我几下脑门子算了事!但三令五申,骑车子技术不熟练,不准再骑行。我日后自然苦练,那是后话了。因为有“故事”,特别是“筷头子”的点拨,我现在还记得这事。


(原创)相聚呼玛(6)- 下站鱼邨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鱼线板 

第一次去下站钓鱼,就由于鱼线的落后而失败!我萌生了更新它的念头,最先获得了我姥爷的支持,因为他是我钓鱼成果的第一享用者。在他老人家的有力监督下,我妈妈出资、我瞄准渔友的最高标准、找了一个父亲在供销社工作的同学,托他求他爸爸帮助买了进口的粗玻璃丝[1]和小黑钩以及斜钩!那可是当时最好的装备了。我发现,甲勳手非常巧,他制作的鱼线板绝对一流,漂亮、精致。我当然加以引用,做了如图的鱼线板,那可完全是手工啊!用细砂纸和棉布将其打磨的异常光滑,还刷了点“清油”!我又将鱼线分类,图①的鱼线板是普通线,用的是小黑钩(4-5个鱼钩)、直甩方式,鱼坠是扒环尖,线长30[2],折合45米左右!图②的鱼线板是加强线,用的是斜钩(7-10个鱼钩)、设独立甩出线[3],鱼坠是我自己融化牙膏皮制作的铅坠,线长40陶左右,约55米左右。

新渔具的首次使用,还是在下站!那一次,我真是好运气!因为下站这个位置很不容易占着!大概是开江后江岸的冰刚刚融化的季节,鱼最多的时候。我大概下了6-7盘线!新工具果然不同凡响,我们是遛完一盘弦就起下一盘弦,循环往复,那鱼多的啊!但都是穿丁子和雅鲁鱼!连晚饭都不吃,我胃痛的猫着腰,但就是这样,大家像比着似的,谁也不肯停下来,生怕错过这个鱼讯。直到天黑下来,大家才津津有味的吃点东西,没有好吃的,就是馒头、咸菜!渴了、噎了,趴在沙滩上喝点黑龙江水。饱餐后,打着手电,在鱼线上拴上2个大号鱼钩,鱼饵不是蚯蚓了,而是活的小穿丁子鱼!这叫夜弦,目的就是希望能钓到大鱼,要待第二天天亮时才起线的。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大家都收获颇丰!我的第一盘线就钓到了一条3-4斤重的红尾巴稍子[4]!而后又是几条牛尾巴郞子!起到最后一盘弦时,那是我的加强线,也就是王牌吧!我一拿线就感觉不同!那线被我一拽,就左右乎乎地动,非同小可,那时可没有抄罗子!我松、收结合,与那家伙斗智斗勇,连呼带叫,伙伴们也都跑了过来,帮助我出主意,折腾了好半天,终于看到那家伙的硕大的头了!我有点得意忘形,万没想到,附近浅水处有几棵柳毛子,那家伙一下钻到那里去了,鱼线被缠在柳毛子上、挂住了!我急的啊,急忙让同伴帮我拽住鱼线,我穿着鞋子就下水了,我想抓住那条大鱼……!结果一个巨大的水花,扑棱的我满身是水,大鱼不见了,把栓鱼钩的玻璃丝扯断了,带着鱼钩脱逃了!你说把我可惜的啊,肠子都悔青了,可是也没有其它办法啊……!我们凯旋而归,我钓了足有20多斤鱼,我特意把那条欣长的红尾巴稍子挂在车把上,一路引来好多羡慕的目光,还有人想买呢!回家后,我姥爷是相当滴兴奋,直夸这大外孙行!我妈妈就是在一旁偷偷乐。当然了,收拾鱼是不用我动手的,做大鱼、焖酥鱼那是我姥爷的强项。

下站真的给我留下了好多美好的回忆!有好多故事可资讲述,但限于篇幅关系,就再说一小段:下站上游不是土砬子吗?有次途经那里,就按我父亲告诉我的招法,在一处水深流急、有柳毛子、大漩涡的地方,下了一个橛子钩[5],没想到,那天晚上没钓到什么鱼,第二天早上,渔友们也没有兴趣跟我去起橛子钩,都先走了!我有一搭、无一搭地到了那里、停好自行车,一起橛子钩,忽地一下线绳跑了起来,我是霸王硬上弓,不管三七二十一硬生生地将其拽了上来!唉呀妈呀,差点没有把我吓晕过去,我以为上来一条蟒蛇呢!原来钓到了一条近一米长的山鲶鱼!我大喜过望,这一晚上没白来!我姥爷又有了酒后的谈资……!


(原创)相聚呼玛(6)- 下站鱼邨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下站鱼邨 

长话短述,1973年我去了椅子圈,没再去下站钓过鱼!也没有再去过下站,直到40余年后、2015年我回小城,亲友带我去那里野炊,就是在现在的地方!那里就几栋土坯房,说是要建一个类似海滨大排档似的旅游景点,已开始场平。我们在那里烧烤,以现捕的鱼为主野炊,我还在沙滩上捡拾玛瑙石,在水里游泳!那里水浅、但流急!江对岸还有一处俄罗斯瞭望塔。其实这个地方我去过,一次去下站钓鱼,没有占到地方,我们就走到现在下站鱼邨这个位置下的鱼线,结果因水浅流急一无所获,但我记住了对岸的那个瞭望塔。一晃儿几十年过去了,我已老矣,没想到团聚会还能故地重游。真的喜欢这个地方。听说江水大,祈祷下站平安。有机会再回小城,去那里捡拾儿时的记忆。

《相遇呼玛》一共写了六集,近2.4万字,都是自己的喜欢!尽管意犹未尽,但是想就此搁置了。如果有人还想看点什么,那就请登录 木雨风的网易博客,那里有系列的、我写的关于小城的博文,网址是:http://muyufeng.blog.163.com/  (按住Ctrl键并单击,即可链接我的博客)

全文完


(原创)相聚呼玛(6)- 下站鱼邨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2017.9.8日 完稿于大连家中


(原创)相聚呼玛(6)- 下站鱼邨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晾晒的渔网 

(原创)相聚呼玛(6)- 下站鱼邨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一叶扁舟 



[1] 那时就这样称呼,就是织渔网的丝线,但有粗中细之分!细线是织渔网的,中线可用于鱼竿,粗线才可以做鱼线,就是我前头称呼的甩弦!

[2] 一陶就是一个臂展的长度,1.6-1.7米左右!

[3] 就是在鱼坠处另设一线绳,用其将鱼线甩入江中,系和关鹏飞老师所学。

[4] 一种多刺的有鳞鱼,因为尾巴是红色而得名!

[5] 就是线长几米,仅在末端栓一个大号鱼钩、不设鱼坠,以青蛙、小鱼或蝲蝲蛄为鱼饵,下在水深流急的地方钓大鱼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