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2017-08-28 10:29:23|  分类: 相聚呼玛45年中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已经写了4集相聚呼玛和一个附编的《美篇》,其中2个和椅子圈电厂有关!但依旧感觉意犹未尽,谁让咱一毕业就去了椅子圈呢?1978年离开的时候,咱还是椅子圈电厂人呢!至此以后,我就一直“漂泊”在外。我知道,这是椅子圈人的共同情结!要不,岚英和英赤在团聚会如此短的几天里,还紧巴巴地抽空去看一下已经荒芜了的椅子圈电厂呢?毕竟我们在哪里燃放的是最初始的青春豆蔻,纯洁、无暇,至情至理,还是我常说的一句话,绝不是一句“怀旧”就可以简单敷衍过去的。我把好多深刻的记忆都镌刻在那里,所以再挥洒一把也是情有可原。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团聚会几天来,家乡同学和组织者让我们品尝了丰富的佳肴!一天,孙黎同学说想吃黄粘团子了!我立即表示赞同,其实我真不知道黄粘团子是啥,只是想换换口味而已!洪瑞和发志当即落实,并要求店家将黄粘团子和桦树蘑一起烹制!桦树蘑我是知道的,和其情结独具,是我下面要说的;看着孙黎说黄粘团子津津乐道的模样,我也不禁蠢蠢欲动、口涎欲滴。急忙查了一下百度,“黄粘团子学名褐环乳牛肝菌,也有别称松粘磨的。菌盖肉质,肥厚,半球形,盖面平滑,有光泽,甚粘。菌肉柔软,味柔和,好吃。常与落叶松云杉冷杉等树木形成外生菌根。”仿佛闻到了松树的清香……!只可惜,饮酒过多,在表扬了黄粘团子一大气子后,实际根本没有记住它的味道。

因时间捉襟现肘,此事没有再议及!直到有一天回到大连,见于运良在《椅子圈人》群中发出了在椅子圈採蘑菇的图片,以及和大英的对话,我又思绪万千了,又想起了椅子圈和在椅子圈大啖桦树蘑的经历。在我讲故事之前,让我们先共同欣赏一下于运良发的图片[1],让我们共同进入那美好的意境,以求掀起共鸣的狂飙巨浪。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桦树花晶莹剔透,给人以冰清玉洁之感,好像一件工艺品,应该是雨后不久的采集!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尽管椅子圈地域的草类-针阔混交的次生林具备生长蘑菇的地利条件,但近年人工抚育管护力度加大,这些生长在枯倒木和枯立木上的蘑菇,算得上是珍品了。好了,现在让我们进入回忆模式。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椅子圈。我不想说我们这代人与艰苦岁月的盘亘,而是想另辟蹊径,讲个轻松的故事,说说在那艰苦岁月饕餮心仪美食的经历,那是终生也难以泯灭的记忆。

我妈打小就说我“长个吃心眼,吃门打腰!”我对吃确实独具匠心,而且记忆特别扎实!那时还不时兴“吃货”这个说法,若如此说人,必将遭到当事人的唾骂!俗话说,三岁看老,我妈说的还真准,这个嗜好果真跟了我一辈子!但想到风靡神州的《舌尖上的中国》和冠绝华夏的《大乱炖的京剧故事》,我的耿耿于怀也就成了引以为自豪的经历。

我出生在黑龙江边的一个小镇,那里静谧、温馨,民风古拙!所以我对吃的认知奠基在田园的基础上,内容也很朴实具象。1972年我走进了大山里的椅子圈,所以我记忆的美食缺少了细腻,粗犷将其充斥的满满的,且听我慢慢道来:先说的是“辣椒清蒸猪肉罐头炖桦树云蘑”。请不要挑剔我这个堆积起来的菜名,它没有家谱、没有显赫的身世,误打误撞让我碰上,却让我记忆了近半个世纪。

话说约半个世纪前的某天,我和我的伙伴夜班,在凌晨进入食堂时,闻到了一股令人十分兴奋的夹杂着辣味、蘑菇味的肉香!那种扑鼻的味道大有令我眩晕的气势!定睛望去,光着膀子的“大锯匠”师傅正在大锅里炒菜,一个三斤装的散白酒大瓶子泡在热水盆子里!实话实说,那股酒香和肉香真的令人很难加以抗拒,特别是在那个很难见到肉的年代,我甚至产生了“犯罪”动机!

我估计当时我的样子肯定很发傻,眼神也一定会凝固不动,我一直痴痴地盯住那被勺子不停搅动的菜肴,那红红的被油炸过的干辣椒、那翡翠绿般的尖辣椒、那一层层的桦树蘑(和上面的图片一样)、那油汪汪的清蒸猪肉罐头令我怦然心动、简直是狂跳,按捺不住的口涎泉涌!千万不要以为青辣椒很通常,那时没有大棚,季节性的蔬菜在无霜期不足70天的大山里有多珍贵啊!另外我绝对是一个辣椒控,老妻说我,“不论什么菜只要有辣椒你就会说好吃”!在我接下来的述说中我还会不间断的提到辣椒问题。而且桦树蘑绝对是珍品,它生长在白桦树枯死立木上,一层一层的,像重叠在一起的云;当地人一般将其称为“云蘑”或 “桦树花”,非常的鲜嫩与漂亮,口感也很好,肉肉的、很滑爽,那种独特的蘑菇味道让人尝过一遍而久久不能忘记!一般都食用新鲜的,晒干的桦树蘑会比较硬,当地人称之为“发柴!”

我向我的两个伙伴望去,他们简直和我如出一辙,有过之无不及吧!更有甚者是一个吧嗒着嘴拼命做允吸状,一个长大了嘴巴满脸充斥着渴望!看着他们的没出息样,我踢了他俩屁股一脚,大家沮丧的向食堂窗口走去,等着我们的是八五面黑馒头、没有油的萝卜汤和卜留克咸菜!尽管我们和 “大锯匠”师傅相熟,但坚持着没打招呼!

 “小木,过来一起吃吧,我们喝一盅?”浓郁的山东口音有着魔幻般的感召力! 他俩一起看我一眼,好像在征询是否可以一起过去?我的眼神一定很古怪!满脸兴奋得通红,但不知道怎样回答我的伙伴?“一起来!”还是那个山东口音,但是非常有磁性!我们三人不约而同的呼喊起来,“乌拉!”刚看完《列宁在1918》!跌跌撞撞的端着萝卜条汤和一长串的黑面馒头向“大锯匠”师傅们的餐桌跑去!

那是我记忆中无与伦比的一餐!鲜--蘑菇味浓郁、香--有难的一餐的清蒸猪肉、辣--连我这个辣椒控都辣的直嗝逆、咸咸中有味儿,但也许是为了节省?犹如五味杂谈!我的两个哥们在风卷残云的基础上,一个捧哏、一个逗哏,用餐氛围高潮迭起;我就是闷不出的一个劲-猛造!须臾,一大瓶子、三斤装、温在热水中的地产老白干、一大盆子辣椒清蒸猪肉罐头桦树云蘑、一大堆的黑面馒头都全部告罄,直吃的我们满面红光、淋漓尽致、大快朵颐;留下的就是曾经的记忆了。“大锯匠”师傅爱抚的看着我们的狼吞虎咽,不住的用山东话说,“这几个小伙子,又能吃、又能喝!”很快他们的工作就完成了,“大锯匠”师傅又去了新的地方,我们也没有机会再次品尝他们创造出的佳肴,但是那份记忆却固执的、永久性的住在了我的记忆中。

那遥远的边境小城,将我的记忆装得满满的,那里是我的家,是我的根!

第二个故事还是发生在椅子圈。事情是这样的,那是在夏季的某个休息日,大家一致同意搞一次聚餐,我们做了精心策划,不上班的人按能力和特长做了分工,有人去钓鱼、有人去采蘑菇和木耳(在火烧迹地的松树倒木上生长着棕红色的木耳、很厚实、口感很脆生,在枯立木白桦上生长着令人印象深刻的、绒团状的桦树花和层状的云蘑,让人爱不释手,甚至不忍下箸,尽管口水汹涌)、有人去采集野菜(大脑袋菜、猪毛菜等)、有人去仓库里“取”一点包电缆头用的工业酒精、有人准备烧柴、有人制造炉具、有人收集炊具和餐具……,还集资买了几盒清蒸猪肉罐头、油盐酱醋等辅助作料,一切都是那么井井有条和按部就班。至于谁是厨师我想痛了脑袋也没有记忆,反正是众人踊跃、贵在参与,大家七手八脚地在院里点起像篝火样的火堆、周边堆上几块大石头算是炉具,用桶或铝盆做炊具,一会儿,就飘出了让人垂涎欲滴的菜香,乱炖冷水小河鱼、呼玛老醋蒜酱拌鲜木耳;主菜是油汤中漂浮着几个鲜红的干辣椒的清蒸猪肉炖桦树鲜蘑……,一切都是那么的环保和原生态,现在说起来依旧很诱人!餐具五花八门,桌椅随遇而安,万事齐备!注意到主菜了吗?和“大锯匠”师傅做的如出一辙。

但美食怎能缺少美酒呢?特别是北方男人,饮用烈性酒已经成为一种与生俱来,但在那个商品匮乏的年代,白酒有时候也断档,我们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隆重推出“工业酒精!”百度上是这样解释的:“工业酒精即工业上使用的酒精,含有少量甲醇、96%乙醇,一般为淡黄色的液体。工业酒精不能用于人体消毒,因为甲醇会导致中毒,用于皮肤消毒也会有部分被皮肤吸收,中毒后严重的可导致失明甚至死亡!”用于皮肤消毒尚且不行,何况饮用乎?然而,真有不信邪的人,那就是我们,一群17-19岁的、无知导致无畏、彪呼呼的傻小子!

实话实说,那兑过水的工业酒精口感实在很糟糕,不仅不清澈,还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汽油味,入嘴很苦涩,让人天然抵触,实在喝不下去,所以尽管大家积极性空前高涨,但还是浅尝辄止。这是上天的眷顾啊,让好人的孩子在无辜面前中毒都难,这是神灵在冥冥之中的挽救。尽管如此,但酒后还是有头痛和眼胀的感觉。

是谁提议喝上一杯的我记不准了!但我肯定是对这个极具诱惑力提议最积极的拥趸。这要从我的酒龄说起,如果我说我从三个月就开始习酒你会信吗?我从三个月到七岁一直生活在我爸爸的一位至交李姓老人家中,老人行伍出身,喜饮酒、善饮酒,我们爷俩第一次见面,他就用筷子将烈酒滴入我的嘴中,从我的啧啧的吧嗒声中,老人敏锐的感觉到“孺子可教也!”这充分体现了做事情从娃娃抓起的重要性,这也成为我长大后老人见到我必津津乐道的酒话题之一。但再怎么样,我们也不想“饮鸩止渴”啊?这实属巧合!

物质极端匮乏年代+无知而无畏的青年=差一点酿成的生命悲剧!这一命题现在让我回想起来仍旧是那么可怕!

好了,就到此为止吧!告诉你,在吃蘑菇这个问题上,我不仅能如影形随、还能“摇唇鼓舌”,极尽能力的“蛊惑”他人实践我的心仪。1983年,我们一帮刚毕业的大学生,就在我的鼓动下践行了一次,做法和前述相同。不同之处在于酒,80年代白酒不再匮乏,而且我一战成名,在很长一段占据了我单位酒坛“大哥的位置”。

啰啰嗦嗦说这么多,你对“辣椒清蒸猪肉罐头炖桦树云蘑”动心了吗?我在想啊,等再回小城,我一定在不喝酒时“歹”上一顿“黄粘团子”!呵呵,怎么样?这是一个有创意的想法吧?


(原创)相聚呼玛(5)- 有蘑菇的椅子圈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1] 注释乃笔者所加!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