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70-终遂心愿  

2017-04-10 15:34:27|  分类: 椅子圈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70-终遂心愿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 椅子圈的故事(070

本篇椅子圈的故事 - 第六章 难说再见 – 3、难说再见

 

 


1973-1978

椅子圈的故事

第六章 难说再见

 

三、难说再见

按医嘱注意休息,就是消极地睡了吃、吃了睡,呆在家里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还配了一副带散光的眼镜,可能因为睡眠恢复了规律的缘故吧,我的头痛也减轻了,好了许多;人也好像胖了些。但我还是不想回厂,我想等到确实的信息,哪怕是失败!

焦急地等待

在惶惶的期盼之中,终于有一天,大概是9月下旬,我高中一个班的同学黄*杰来找我,说分数已经到了招生办!

我们排在查取考试成绩的队伍中,那几十分钟对于我来说真是度分如年!我不算外语成绩,总分为309分,在呼玛考生中成绩算是相当不错的了!我立即跑到北山我姥爷的茔前,先向他老人家作了汇报;又向我的恩师、毕学民老师夫妇作了汇报!但对能否录取的前景一无所知,那天晚上我喝醉了,伴着泪水而眠!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还是没有回厂的想法,面对妈妈的唠叨和厂里的催促我完全无动于衷!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我听说正在呼玛电业局帮忙的上海知青李培琪会英语,我就找他和其学习音标的读法。大城市的人就是不一样,李培琪竟然有一架能放英语唱片的留声机,这让我好生羡慕,他没有参加高考,但却开始学起了外语。

但迟迟也没有的录取信息,逐渐消磨了我的意志,让我的信心几乎丧失殆尽。面对如此的无奈,在我小弟弟1010日过完生日后,我再也没有赖在家里的理由了,我不得不选择了回厂。

喜极而泣

1011日下午我讪讪地回到了椅子圈,除了阿颖外,没有谁、特别是没有领导问我考得怎么样?大家可能怕伤了我的自尊心?因为7.22日至10.11日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外加上我那张超级写实的脸,大家都会分析,没有谁在这种情况下还坚持认为我能考上学。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70-终遂心愿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我孤零零地走回我的寝室,发现我的行李已经被人搬走了!原来我离开的时间太长,床位又是难以增加的稀缺资源,有人主动行动了。在我倍感苍凉的时候,占据了我床位的那个人一脸歉疚的跑回寝室,忙不迭的抛出了一个连发的“对不起,值长,我以为你肯定上大学能走,我马上把你的行李搬回来。”我能说什么呢?只能像哭一般的笑了笑,算是对人家此举的不介意和谅解!晚上,我没和阿颖约会,我径直去了煤矿,向表哥王本山借了一本基础英语教材[1],因为说1979年外语将作为高考必考科目了,我要为明年再考做准备。那天晚上哥俩面面相视、默默地喝酒!表哥没有劝我,他允许我将男子汉伤心的泪水默默的咽到肚里,男人的问题要自己解决!在不知不觉中我又喝多了。

第二天一早,我强打精神、忍着剧烈的头痛去了车间,恰巧是我任值长的运行一值上白班。我无精打采的走进主控室,已经替我近半年上运行班的赵*首先看到了我!他很高兴,没有问我考试情况,也许是考虑照顾我的面子吧?因为电厂其他在呼玛复习、考试的人一个也没回来,我还是第一个!赵师傅兴奋地说道“你可回来了!”像是在问我,又像是自言自语,更像是感叹,我发现他明显的消瘦了。在对视的瞬间,我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期待与渴望!我表现的很差劲,可以用非常令人失望来评价,我近乎绝情的说道“你不用高兴的太早了,我不能再上运行班了,我是来告诉你的!”因为我突然想到了哈医大为我出具的病情诊断书。那时,我的情绪非常低落,表现乖戾,我没有对赵师傅的善举表示感谢,反而不经大脑的说出来那么伤人和绝情的话,现在我对此也很后悔,希望赵师傅大人不计小人过吧,不和我一般见识。赵师傅的笑脸也瞬间不见了,针尖对麦芒的说道“那可不是由你说了算,那要由厂里定!”我瞬间变得气馁,我知道,他说得对。

我转身就走,甚至没和电气班的同志讲一句话。大家的惊愕纷纷投到我的身上,我感到了那份压力和沉重。我连呼带喘的跑到时任电厂厂长办公室,我没有寒暄,带着情绪、赌气般的和于厂长说“厂长,我身体不允许再上运行班了,请重新安排我的工作吧。”一点弯子都没绕,特别直接,并且果断地拿出哈医大为我出具的病情诊断书。真是不知道哪块云彩能下雨,我没有想到这张诊断书真还有作用。老大学生出身的于厂长到底是领导,他先没有表态,而是问了一下我的考试情况、得多少分等。我是竹筒倒豆子,有一个算一个,说的干干净净。他看我情绪稳定了,不慌不忙地说到“你先回去吧,我要和李书记研究一下再通知你!”人家说的于情于理,我讪讪地回到寝室,蒙头就睡,没有心思和任何人搭话。

快下班前,厂办通知我到于厂长办公室。我以七个不服、八个不在乎的心态和表情径直走进了厂长办公室。于厂长还是一贯的沉稳,他思考片刻,不紧不慢的和我说到:“我们看了你的病情诊断书,你也是老运行了!为了保护人才,我们同意你不再上运行班了。鉴于各车间实际技术力量情况,我们决定,为了增强锅炉检修的力量,请你回锅炉车间参加检修工作。”尽管于厂长说话的速度不快,但态度里透着一种坚定的不容置疑!

第三天早上,也就是19781013日早上,作为“人才”的我到锅炉检修车间报道。我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大家彼此间都很熟悉,没有过多的虚里冒套的寒暄,但是我感觉到大家对我的关切不是装出来的。在烟雾缭绕之中,各位师傅间有一搭、无一搭的说些山南海北的事情,我坐在那里发呆,还沉浸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失望几乎使我不能自拔。突然,锅炉班长张勃兴冲入车间,唧唧歪歪的大声说道,你们修的那破抛煤机又坏了!从他们的交谈中,我知道抛煤机损坏的原因还是因为没有冷却水,轴承过热塌架子了,如果抛煤机轴没有磨损的话,用拔轴器拉出损坏的轴承,换上新的、对付点黄干油还是能再坚持几天的,不是什么复杂的维修工作!我仍坐在那里发呆没有动。车间主任朱广秀师傅没有派活,潘志成和藏锡九两位师傅就主动去了现场,他们走时没有关上车间的门,我在室内非常清晰的看到了锅炉操作台前的现场情况。一如既往的正压燃烧,锅炉工打开炉门时火舌会迅速穿出,看着锅炉工那灵巧的躲闪动作和沾满了汗污的脸膛、又闻到了那熟悉的煤烟味,责任感、同情心让我豁然清醒,我疾步走到锅炉操作台前,换下了年事已高的藏锡九师傅,和潘志成一起合力卸下了那沉重的抛煤机叶片,迅速打开拔轴器!就在这时,不是很年轻的话务员[2]气喘吁吁地跑到锅炉车间喊道,“李师傅,你的电话,是邮局打来的,说有重要事情一定要你亲自去接!”那女音,在机声轰鸣的锅炉车间对我来讲是异样的清晰!我看了一眼潘志成,那眼神是肯定的应允。我飞也似的向话务室跑去,把话务员拉了老远,无奈的站在话务室门前等她,就差给她喊“加油了。”话筒里传来我在呼玛邮局工作的二婶张士彩的兴奋和高亢声音,“雪风,录取通知书来了,是东北林学院[3]的,详细情况你回来看录取通知书就知道了,时间很急的,马上就回来吧。”那时,呼玛不通火车,信件传输从哈尔滨到嫩江有火车,从嫩江到黑河、到呼玛完全是受天气影响的汽车运输,所以录取通知书来晚了。我再次飞也似的跑回车间,我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我第一个把消息告诉了正在化验室上班的阿颖,她的幸福神情最为和我雷同;告诉了锅炉检修车间的同事;告诉了过去替我、现在不是替我代班的赵师傅……。话务员师傅也义务替我宣传,很快小小的椅子圈差不多都知道了我考上大学的消息;因为我是我们厂恢复高考后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1978年全国报考人数610万,最终录取40.2万人,录取率仅6.6%。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我能有幸考中,我的幸福感言挚真而沉痛,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是上天对我的垂爱与眷顾,是我爸爸在九泉之下对我的佑护,是我姥爷舍身的成就,是我恩师的不吝相授,是一批像张敏、张济武……,那样好人的无私帮助!我发誓,今生今世感恩之心将伴我永随!真的,恢复高考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接下来出于报复心理我对曾参与过伤害我的某人说了一句特别不大气的话,“我走了你可能最不高兴了,因为你再也管不着我了!”这句话很快也传遍全厂。

我又找到厂党支部李书记,向其汇报了考上大学的消息。在他向我表示祝贺的时候,我不失时机地和领导说到,“由于要求的报到时间关系,今天晚上我就要回呼玛,相关手续我就请阿颖帮助我办理了,谢谢领导这么多年的关心与帮助!”李书记没说他喜欢说的“研究一下,”而是直接简短地告诉我“可以,厂里晚上正好有车去呼玛,可以把你捎回去!”我受宠若惊,忙不迭的说出了一连串的表示感谢的话,履行了5年多最简短的一次请假程序。

回到寝室,同事们都在等着我,我和我的好朋友们热情拥抱,任凭眼泪流出。迅速整理好行李,匆匆和颖一起在樊士杰师傅家用罢告别的晚餐,踏上了返回呼玛的车程。

我匆忙告别椅子圈电厂,没有过多的寒暄,我怕面对我难以割舍的存在,我怕留下男子汉苦涩的泪水……;椅子圈,真的很难说再见!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70-终遂心愿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70-终遂心愿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70-终遂心愿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70-终遂心愿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1] 如图的书,这本书我现在还保留着!表哥王本山酷爱学习,我从他那里拿走了好多书,如电工原理,大部头精装的机械设计手册等。

[2] 好像是李林师傅的爱人?

[3] 录取院校是东北林学院机械系!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