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2015-09-18 11:08:23|  分类: 回呼玛过春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雾凇 

年节好过这老话一点也不假,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初八了,绝大多数的亲属都已经上班了。我5:40分起床,6:00 - 7:10分出去走步,即时温度-26℃!是回小城以来早上出去走步最冷的一天,但是还好没有风!也许是大雪后温度突然变化的缘故?黑龙江畔和道路两侧的树上结满了雪挂,一夜之间原来光秃、紮须龙舞的树干变得毛茸茸的了,美丽皎洁,晶莹闪烁,像盎然怒放的冰花;在凛冽中盛开,韵味浓郁,不如叫做傲霜花吧?这鬼斧神工的杰作是大自然的赐予,似琼浆玉露的随意挥洒,将气势磅礴的落液挂满枝头,繁花玉树似锦、壮丽迷人,堪称北国风光之最!给人的感觉似乎温柔了许多,就是吉林雾凇的感觉,只不过这是用寒冷装点出来的。把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只不过是过于寒冷,文才没有飞扬!用手机拍了杨树和樟子松的照片,远远望去,一排排杨、柳、樟子松的树冠似烟似雾,与天上的蓝天白云相接,让人分不清天地的界限。非常漂亮。这种景象在小城也不是很容易遇见的,它往往产生于极冷天,过去我们将之称为“冒白烟”!和吉林松花江畔电厂排放热水而形成的雾凇大相径庭,但美丽比肩。

进入家门,顾不得擦拭眼镜上厚厚的冰霜,也顾不得揉揉冻得发僵的脸部,急不可耐的将我的所见和家人述说!草草用了一口饭,就约唯一还休息的大弟弟和我一起出去拍照。9:00-12:15分我们犹如踏勘般完成了小城下雪后的旷野和深度记忆地方的拍摄。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城市道路 

我们先沿新华路步行,拍摄小城北端的老房子,那里还残存着一些我的记忆!簇新的木板杖子肯定是新的喽!也是为了美化整洁市容吧。主干路上的积雪已经基本清理完毕;支干路和小巷基本上是原生态的车辆碾压和路人踩踏,皑皑白雪还很光鲜。我家坐落在林海四巷的老房子一带几乎没有变化,小巷道路上盖满了皑皑白雪,车辙的印迹很明显,没有人清扫;用木板围起的杖子更加陈旧沧桑;院子里的大狗看见生人走来肆无忌惮的吠叫着,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样子。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穿越大田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雪地拍摄 

在此之后我们作了一个大胆决策,决定穿越一片厚厚白雪覆盖的、“小广袤”的大田地、走近路去县政府大楼!弟弟说在大地中间有一条土道可以步行。但我们想的过于简单了,两天的大雪,据说是呼玛今年冬季最大的一场雪已经将所有的沟壑、便道填平,白茫茫的一片,无垠无际、广袤。根本无路可循,除了野鸡、乌鸦和不知名鸟儿的蹄爪划过雪的痕迹外,没有任何人行或动物行走过的痕迹!我们摸索着在城际的外廓线上走着,雪很深哦、深一脚、浅一脚的,最深的地方到膝关节以上;棉鞋里灌满了雪,冰凉、湿漉漉的,多少年没有享受到这种感觉了!城廓边际平房住户家中的大狗疯狂的吠叫着,沿着杖子虎视眈眈的跑来跑去,从嘴角冒出的白烟清晰可见,呲牙咧嘴十分的劲爆!我们拍照的目标包括:在白雪覆盖下的远山、田野、芦苇、村屯、挂满雾凇树枝上的鸟儿!在深深的雪中走步真的很费力,弟弟拍下了我照相的镜头,眼镜数次被冰霜覆盖住,甚至结冰、要不停地擦拭,帽子和围脖上结满了霜,浑身出汗,但我无暇旁顾,全神贯注的拍照,历时40多分钟总算穿过了这片恐怖的大地。距今天最近的一次冬季穿越这块大田地,大概腰追溯到1994年春节!那时老妻家在小城南头,我家在北头,为走近路,在她们母女在姥爷家时,我独自一人就会选择这条捷径!可那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没有今天的雪深!我觉着这是我回小城后留下印记最深刻的一件事。

又在县政府大楼处好一顿拍照,洁白的雪,很深,雪地上堪称处女地,没有任何人与动物践踏过的痕迹,我好一顿不忍才踏破雪园,寻找合适的位置拍照!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小城老的地标式建筑 

最后我们来到一幢老建筑,老的小城人习惯将其称为“大楼”,在我的记忆里,她作为小城最大、最雄伟、最漂亮的公共建筑,独占鳌头数十载。这栋砖混结构的二层建筑曾是县政府,后又改为人民医院,应该是1958年以前盖的?是不是中苏友好时为苏联专家盖的?我也说不清楚!但1958年发大水时,住在江堤之外的老妻家曾经被搬到大楼躲水!我姥爷、妈妈都病逝在这所大楼里!1978年这里是医院,我在这里护理患肝病住院的姥爷时,也是我温习备考考大学的时刻,我遇到一个好心的护士,她看到我深夜一人在医院的走廊灯下看书,就让我到护士办公室去,说那里灯光好!我不敢说我考上大学与此有关,但感人之心我一直存留,只是很遗憾至今也没有找到这个人!小城人口流动性是蛮大的。在这里我护理过临终前的母亲,亲眼看到她老人家咽下最后一口气!我的女儿就出生在这栋大楼里!不知什么时候这所大楼被出让了,医院盖了新的大楼!这里一度作为板厂的加工基地,现在荒芜了,闲置着!蓝天下,只见大门开敞着!大楼显得很凄凉和凋零,墙面的黄色涂料已经斑驳落离;过去的时尚已经不复存在;但是院子里的樟子松依旧郁郁葱葱,在寒冷的冬季里显得生机勃勃!我们去拍照时,有人问我干什么?我说拍照片,她们热情的说,拍吧!拍吧!用铁链子拴着的长毛大狗哼哼唧唧的叫了一会儿,可能累了,也可能懒得搭理我们,没有声了!曾几何时,我儿时这里简直就是圣地,我们和几个小伙伴在春节时打着灯笼来到这里,那时没有路灯,在黑暗的夜晚我们突发奇想,在冰天雪地里穿过冰冻的大泡子,偷偷溜进大楼里,那压花的水泥地面简直让我们目瞪口呆,喜欢的一塌糊涂,那是我最开眼界的一刻。现在步行20多分钟就到了,小时候我可认为那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距离!这里还曾经拍过一个电影,那是很长时间的事情了,我忘记了电影的名字,只记得内容好像与反苏修特务有关!苏修特务是一个历史时段的专有名词,现在许多的年轻人也许都不知道这个专属名词了?拍照完了,我感觉很惆怅,又很释然,不知道为什么?人生、建筑都是过眼烟云啊!我惊奇的是买断这座大楼的人,在它荒芜多年之后竟然没有拆除它,还给我一片记忆,真的得感谢他!这栋建筑就是小城发展的见证,本身就是一部浓缩的历史,应该保留来以教育后人。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兄弟合影 

默默的和弟弟走在刚清扫过大雪的道路上,半晌谁也没有说话,大家彼此都有一份沉重。原来筷子厂的位置上矗立着一座鲜红色的基督教堂,在雪地蓝天中十分夺目!斜对面、过去小城最大的国营企业--农机修造厂现在是一片荒芜,据说已经改制!只能作为一段历史的见证孤寂、落配的呆在那里,彷佛还在回忆过去曾经的辉煌;两座建筑大相径庭,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弟妹给我和弟弟在冰雪覆盖的人工湖上拍了照片已作为此行的纪念。雪真白啊,我不止一次的感叹,白的都有晃眼睛的感觉。上午的树挂已经无影无踪了,也许是温度上升的缘故?

今天拍摄我们走了23146步、16.67公里、历时168分!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12)- 小城雾凇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55)|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