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2015-07-04 16:40:42|  分类: 回呼玛过春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人老了可能都有一个热衷,就是回到故乡喜欢找儿时的记忆!至于这是否有普遍性,我不想讨论!一点实事就是,从初一开始,不论是早上、还是空闲时间我都在寻找或看我曾住过的老房子,房子拆除了,也要看看那块地方。

1955年到197318年,我一直居住在位于呼玛县城第一中学下坡处的家,那是一栋居住了七户人家的、长长的板夹泥房子,是50年代末期的建筑,是原来老县政府的职工宿舍。一直到1973.2.8日我离开那里到椅子圈,我们从来没有搬过家。我出生在这里,那一天风雪交加,大雪将门都堵起来了,是外边的人挖开雪家人才走了出去,爸爸将当天的雪大风烈景况取成了我的名字,“雪风”!也就是从出生、嗷嗷待哺、呀呀学语到成人步入社会,都是在这里度过!

这里有我太多的记忆,原本的一个幸福家庭、三口之家,可文革初期爸爸不幸去世,我们莫名由学校娇子一下子变成了“黑五类的狗崽子”?幻想、理想骤然破灭,对未来一片茫然……!丧父之痛尚未消除,紧随的就是一连串的忐忑!妈妈担心被抄家,让我把爸爸留下的一些书,我记忆中有一本精装的“联共党史”和姥爷不能断的“正痛片”藏起来!家中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藏于室内的地窖怕发霉!无奈,我就把它们藏在了房顶作为保温层的麦秸里!没有钱,不多的积蓄都用在了爸爸的治病上!我经常一人独自坐在屋面的三角架下,陪伴我的是一只大黑猫、麦秸、老母鸡飞到麦秸里下的蛋和生硬的屋木架以及我孤独的、呆滞的遐想,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直到在我心中如山的继父[1]走进这间房子,我小弟弟的出生……!直到我去了椅子圈!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多说一句,什么是板夹泥房子呢?它是怎样构成的呢?且听我以我家为例细细道来:说明白了这种房子就是将针叶或阔叶树圆木用圆锯分开或直接使用小径阶原木镶砌在木结构的房子框架内,形成山墙和间壁墙的骨骼,在墙壁骨骼上抹上厚厚的黄土与称作 “羊搅”的草搅拌成的泥就形成了墙。外墙泥墙面草料清晰可见,基本是原汁原味;内墙上通常再抹上一层薄薄的沙泥、刷上白石灰水,天棚吊顶糊上报纸或彩纸,地面是原生态的土地面,屋顶保温层就是铺上厚厚的麦秸,坡屋顶屋面用的是灯笼板[2]!好了,建筑完工了。为了保温,每年的秋季我们都要在外墙面上再抹上一层泥,我家的老房子日久泥墙太厚了,结合力不够出现了塌落,怎么办呢?我就在墙面上钉上一些短木桩作为拉接体解决上述问题,劳动人民总是充满了智慧,是不是?现在已经很难找到这种房子的照片了!本文用的图片就是当地一栋废弃的板夹泥真实建筑!外墙上的红砖都是后来自己贴上去的。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间几十年过去,物是人非,变化真的是太大了,真的感叹!记忆中的老房子已被一栋巨大的红楼取代,它“得意洋洋的”占据了我们过去一整趟房子、7家的宽度和一直到老市场街道的长度,成为一座圈搂,商家和住宅混合!墙面贴的是红色外墙砖,看来还很新。2004年我回去时,老房子位置被一个长长的红砖房替代,房山头处还能见到昔日我栽植在园子边界上、老土道旁边的落叶松,已经长得很高了!现在是荡然无存,除了记忆依旧之外,现状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在宏大的建筑前,我的记忆是那般清晰,但感觉是怅然若失。尽管我们都懂,发展是一种必然!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小城的中心区除了路网布局已经被彻底改造了!过去的依稀要靠道路和与历史沉淀有联系的商家名称辨识!每一次发现这个都会给我带来一阵像似痉挛的悸动,比如当我意外发现“前进商店”的招牌时!那是一个很有历史的小杂货铺,我记着好像是公私合营?店家徐姓和一位绰号*大包的老先生在当时小镇算得上家喻户晓!我小时候总会抱着能装三斤酒的老式酱油瓶去那里给我姥爷打一元钱一斤的地产小烧酒。有两件事我终生难忘,一是有一次我把已经装满酒的瓶子打碎了,结果你懂的!二是我把5元钱“弄丢了”,你知道上世纪60年代这5元钱的重要性吗?没进家门我先是嚎啕大哭,以示难过和痛心!妈妈走过来说,你手里攥的是啥?我停止嚎哭,一看那不就是已经被我的手汗踏湿了的5元钱吗?我破涕为笑,转身就要向前进商店跑,这时我姥爷满脸严肃的从房间走出来,叫着我的小名说,把钱给我!他老人家亲自去打酒了!我现在想,他大概是怕我太兴奋了,再打了酒瓶子吧?你知道,那种大容量的老式酱油瓶是很难搞的!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但是城郊处的一些老房子还在,例如老电厂处我家从一中下坎搬走后住的房子,那也是一栋板夹泥的房子,比我们搬走的房子强不了多少!几十年过后,它依旧矗立在那里,只不过是更显得沧桑和老迈!我们是房山头第一家,外墙被后来的住户贴上了红砖,可是木板的老仓房依旧。人有时候真的很矛盾,失去了心存难以割舍;存在又很感慨。真的是百感交集啊!回忆的思绪如泉涌般喷出,人老了爱怀旧,过去回来没有这种感觉。我们大概是1973还是74年搬到这里的,缘由好像是要拆除那栋板夹泥的房子盖红砖房,我们没有过渡房就搬到电厂这边来了?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这栋房子是在我倒椅子圈工作后入住的!我亲身的经历不是很多,但在这间房子里发生了几件对我们家来说的大事情。第一,1978年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我姥爷逝世了,享年72岁!他“住”上了我给他伐的落叶松寿材,满足了老人家的遗愿!在他人生的最后2年,他拄着拐杖坐在那几段巨大的落叶松原木上,因为总有人检查!老人说,谁敢收他的“房子”,他就和谁拼命。同年,我在这所房子里考上了多少人羡慕的大学!并由此诞生了家传补品“活鲫鱼汤!”那是我妈妈给我炖的健脑汤,日后我们家族亲属高考都要喝这种最原生态的健脑神汤,无不灵验。第二,19831984年我和弟弟都在这里结婚!第三,我的女儿在小城医院出生,在这所房子里过的满月!籍贯是呼玛县的女儿却是最不熟悉小城的人!我特地将女儿领到此处,给她讲述这所房子的历史,这是她出生的地方,是她人生的第一处居所!一贯对我的回忆不是很在意的女儿,这回表现的很认真,还在仓房处拍照留念,使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在那里还看到了居民在门前堆放的冻豆腐渣坨子,女儿茫然不知为何物!老妻事无巨细的做了讲解!

第三次搬家的日期已经记不清了,但房子的质量得以改善,由板夹泥升级为红砖房,还铺上了地板,是一次革命性的改变!但地点发生了变化,由城中心转移到城郊结合部、当地人俗称“大北头”的老变电所附近。这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搬家。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初八的上午,雪后碧空湛蓝,我和弟弟沿着新华路向小城的最北端、我们曾经住过的最后一处老房子进发。新华路北段沿街建筑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建筑外墙都统一刷上了淡黄色的涂料,住宅院落都统一被簇新的木板杖子围合着,看起来很整洁!老变电所已经由35千伏改造升级为66千伏,已经由地方电网统一并入国家东北电网!旁边的大坑、过去冬季可以打滑刺溜的地方,已经被填平种上了庄稼……!老房子就坐落在林海四巷的最西侧,这一带由于位于城郊结合部,所以没有明显变化,基本上还是原来的样子!小巷道路上盖满了皑皑白雪,车辙的印迹很明显,没有人清扫;用木板围起的杖子更加陈旧沧桑;院子里的大狗看见生人走来肆无忌惮的吠叫着;明显生气不足,原住户也许都搬到了有暖气供应的城里住!我家原来的房子除了红砖外墙被刷上淡黄色的涂料外,杖子、铁门、仓房还是原来的,只不过显得更加陈旧!大门上没贴对联,但烟囱炊烟袅袅,看来是有人居住的?弟弟说,这房子可能从2000年至今已经被卖过几次了!

这所房子我住的就更少了,基本上是春节回去和家人团聚时住,因为那是妈妈和父亲的家,我自然感觉那就是我在小城的家!同样这里有许多家庭大事,小弟弟在这里考上大学,当然也受益于“健脑神汤”!并在这里成家。最不愿意回忆的是,我的父亲在这所房子里病逝!享年才61岁,一个那么敦厚、朴实、慈祥和充满爱的好人就这样匆匆地离开了我们。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灵棚就搭在门前的十字路口上,按小城习俗要守灵三天,在那令人心酸的日子,我们三兄弟几乎没有休息,昼夜不停的炉火,烧光了两汽车木柈子,但难挡寒冷!看着憔悴、瘦弱的老母亲,我们的心都要碎了……!再再后来,慈祥的母亲也去世了!

我不愿意再回忆下去,闷着头和弟弟好一顿拍照,包括那个路口!

小城有太多的记忆了,真的难以细数!再说一两件吧: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我们去了老造纸厂,那曾经是县办工业的辉煌!而今断壁残墙、一派荒凉……!令人倍感凄凉。不说想当年,我的老父亲就是借用那里的食堂,为我和弟弟的婚礼举办婚宴,请亲朋好友们喝喜酒的。如今我们老了,这种有污染的小夕阳企业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一位看门老人看了我们一眼,转身蹒跚着离去。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在江堤外面拍照了杨树林和樟子松林,那里有我儿时的记忆,记忆中的小树已经成林,现在已经长得十分高大,静悄悄地矗立在那里,挺拔、亭亭玉立,十分的漂亮!星转斗移,我们从顽皮孩童已经变为耄耋老人,何况树乎?黑龙江边很静,道路上也没有多少雪,少有行人!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黑龙江面七高八不平的,雪已经融化,显得有点凌乱和不干净,已经没有了夏日里的奔腾。这也算是找寻儿时的记忆吧!我这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江边原来的土江堤,我们称之为大坝,已经被一条坚固、高大的砼江堤取代,可靠性和安全性会大大提高的。我小时候总会坐在土江堤上看热闹,山东梁山来的搬运队家属骂架,那真是一个乐子,骂那么长的时间都不带重样的。感觉俄罗斯那边的沙滩在加大,而我们这边的沙滩不见了,黑龙江在向中方一侧侵袭,正好是一个大甩湾,幸亏有第一道石头江堤阻挡着。

真的还有好多,比如我们的母校……!但限于篇幅也就就此打住了!


(原创)回呼玛过春节(9)-- 找寻记忆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1] 详见《木雨风的博客》,我的博文《父亲》

[2] 很难形容其工艺,就是木工师傅用特制的斧子劈成的板!

  评论这张
 
阅读(1482)|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