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2015-04-30 15:50:28|  分类: 退休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江水滔滔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我梦到到了家乡的母亲河--黑龙江,她给了我太多儿时的记忆。她状似黑色游龙蜿蜒于中俄边境、林莽之间,所经之处,林丰草盛,黑色的腐殖质与地表水生死相依、寻情于江中,使得江水青黑幽深,其名生动而又形象。我梦见自己身着一袭布衣,足踏一叶扁舟,在如镜的水面上轻轻拨开如纱的薄雾,犁耕过的水面不时泛起一圈圈涟漪,在与急流暗涌中脱颖腾出的鱼儿在水面上炫耀着自己的身姿,……;静谧、山峦、林海淡墨轻描两相宜,如诗如画。

黑龙江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江里一条白龙总是兴风作浪,祸及百姓。后来,来了一条正直的黑龙决心为民除害,在老百姓的支持下,黑龙与白龙在江中展开了殊死搏斗。老百姓非常关心黑龙的安危,聚在两岸助战。当江水翻白色浪花时,白龙在上,岸上的老百姓就往江里扔石头,砸白龙;而当江水翻黑色浪花时,黑龙在上,老百姓就扔馒头给黑龙吃,经过十天十夜的较量,精疲力尽的白龙最终被打败了,黑龙江大地从此风调雨顺,连年丰收。老百姓为了纪念这条黑龙,就把这条江命名为黑龙江。传说有很多版本,还有“秃尾巴老李”之说,因为与我的“贵姓”冲突,“做梦”也要简单点,就不“梦”了。

惯性打碎了我的梦境,我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又着实让那令人陶醉的画面在脑海中荡漾了一阵子,儿时抓着水湿后吹气鼓起的帽子、在黑龙江中游狗刨的画面又鲜活的呈现在眼前,……!我很满足我过去的曾经。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真的是这样。4.26日是家乡呼玛小城的开江节,家人发来的照片、录像令我梦牵魂萦!“南有钱塘江观潮,北有呼玛开江”的大幅字句令我热血沸腾,那是沉睡在心底呼声的绽放,小城在呼唤大旅游!东北几乎所有的大江河都在搞开江活动,但我坚信我家乡的开江节最田园、最风情,她不是返璞归真,是最纯粹的原汁原味!她不是在追逐潮流,是道地的民俗风!尽管我为错失这一盛况而惋惜,但由乡缘、情缘、亲缘熔铸的血肉之情确使我彷佛身临其境!以小城寓君,朗然长吟:

君卧龙江畔,我居黄海边。时光荏苒不曾忘,共饮相思水。

千冰簇拥过,剔透晶莹极。冰裂旷古如呼唤,游子他乡铭记。 

造物主真的很莫名,经年累月的禁锢,方使桀骜不驯的龙江沉睡,却让她在数日内迸发,那旷日累积的憋闷确实由如石破天惊,那种酣畅淋漓的畅快、那深如沉雷般的鸣响、那排山倒海的气势、那势如破竹的力量是大自然的奏鸣曲、是春的序曲,是上天赐予边城人的“英雄交响曲”!相信您若在场一定会被那壮观的相互簇拥、碰撞,又相互包容,你追我赶,犹如千军万马蹄踏沙场,千舟万舸扬帆径流而下、巨体晶莹、剔透的冰山、冰块、冰屑所折服!她们在高歌猛进的同时,尚不忘记与曾包容、留宿她们的堤岸、土地亲昵和做最后的吻别,有情有义、那粗犷与细腻并存的场面令人动容、唏嘘不已! “泪洒”江水!壮士般的决绝让她们一泻千里,奔向那三江平原,奔向那阳光升起的地方……!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您千万不要认为我在信嘴胡诌,发小资之癔症!1969年春季我曾亲眼目睹了那壮观、小城史上不多几次的“倒开江”!所谓倒开江,就是黑龙江上游气温上升的快,下游气温上升慢,上游先开江了;上游的冰排被拥堵了!可想而知,那是一种很可怕的自然现象。小城的开江节报道将这一现象称之为“武开江”,挺有文化意蕴的。更严峻的是,那时中苏关系因为珍宝岛事件而降温到了极点,苏联陈兵百万在边境,国际局势异常紧张。苏联方面照会中方,届时如果出现倒开江现象,他们将动用轰炸机炸开隆起的冰坝,以疏通水道!小城形势骤然紧张起来,居民被要求在窗子上贴上防震条!我姥姥给我准备了干粮袋,还有炒面!尽管那时我还是一个中学生,但我也是一个民兵!我们也参与到在江边的巡逻之中,但更多的是“观敌瞭阵”,就是配合专业水文人员观察黑龙江冰冻江面的变化情况!

那一惊心动魄的时刻恰被我参与巡逻时赶上了!肯定是白天,但是上午还是下午我记不清了。虽然形势将我们打造成“小大人”,但我们毕竟是孩子,大家有说有笑的,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轰响,紧接着就是冰断碎裂的咔咔声,江床的冰层迅速抬高,须臾就抬升到临近第一道石坝的顶端,继而出现了大块冰层撅断的场面,大冰峰凸起,原本比较平整的冰面瞬时大小冰包云起、碎裂之声咔咔山响轰鸣不绝,你挣我撞、互不相让;那冰碴如利剑、冰块如巨石、冰排如山峦、冰断之处如断崖壁立千仞……!撕咬倾轧、咆哮狰狞。在我们目瞪口呆之时,突然听得一声巨响,那涌起的冰峰瘫倒了,冰破天惊!冰床由涌动变为滑动、滚动、跑动,冰块互相挤压、碰撞,一副舍我其谁、气势汹汹、互不相让的样子!那不入流的冰块就如被荡涤抛弃一般挤上了江岸,哗啦啦的破碎了,沮丧的瘫倒在地面上!优胜劣汰,那顺流而下的坚冰亦由横冲直撞变为顺序而寻……!只见江面上大片冰排雄壮的涌来,气势磅礴、劈风斩浪、勇不可当,犹如千舸竟发,每一米的漂移都塑造着变换与神奇!那声响也轰然有秩、摄魂夺魄,那是天地的歌!岸边,随着淘汰的增多,形成一座座小冰山耸立在那里,叠成了千姿百态、形体奇异的鬼斧神工……。我们知道,倒开江之险已经解除了。那恢宏、卓尔不凡的气势令我至今铭记!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家人发来的2015年黑龙江开江图片表明,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天真蓝啊、如絮的飘云和璀璨的阳光,爱抚的眺望着明显呈“文开江”之势的滔滔龙江。只见千姿百态的冰体漂浮在宽阔的江面上,浩浩荡荡、疏密有序,静静地、随着一江春水缓缓东去。显得平静,没有喧嚣与作势,没有炫耀与排场!尽管对冬、对这片土地是那般不舍、眷恋,但却毫不张扬!静谧、舒缓、却是真挚地携带着春天的魅力来到小城身边。晶莹、瑰丽、剔透、大大小小的冰体,在阳光的映射下,在蓝天与白云的装点中,像丹青手笔下的写意,宁静而致远;在与岸边“留守战友”的诀别中交相辉映,宛如一首流淌的、悲壮的歌。

大自然以神来之笔醉倒了小城人,千人同庆共同品尝铁锅冰水炖江鱼,载歌载舞,民风淳朴、古拙、厚重!鄂伦春族的白桦“衣衫”制成品领衔风采之秀……!浓郁古风将小城开江节的独特魅力吹进了春天。“南飞的雁”归巢了!野鸭劲舞、云雀高歌,热焰奔放的杜鹃情系未消融的白雪……!一江春水东逝去,告别残冬,为春拉开帷幕,将希望的赐福播撒在北国的小城!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我定睛照片,驻目录像,仿佛嗅到了江水的味道、春天的气息,想与北国之春热恋!放眼江面,天蓝、冰透,天冰好似一色,喃喃自语,是天在变幻,还是冰在流动?恍惚之间,我变成了小城春天的牧冰人,挥斥方遒,以春天的魅力舞动着一江如云的冰……!

江水流春去欲尽,鱼龙潜跃水成文。望着那幽深的黑龙江和如云儿飘动般的冰,默默为小城呼玛祈福,“愿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天遂人愿!”

开江节俘获了游子的心,望江呢喃,“冬冰江如镜,春水镜如江。游子牧冰人,呼玛之拥趸。”时光流逝,斗转星移;尽管我已苍老且无奈时空,但我对家乡的爱将历久弥新,地老天荒!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乙未年430日   小城游子 木雨风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龙江水滔滔 -- 写在小城呼玛黑龙江开江之时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88)|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