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43 - 设备安装  

2015-12-04 12:00:57|  分类: 椅子圈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43 - 设备安装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 椅子圈的故事(043

本篇椅子圈的故事 - 第三章 70年代的青春韵动-原生态的广袤(二.关于工作的述说 – 经历使你成熟)设备安装


 

1973-1978

椅子圈的故事

第三章 70年代的青春韵动--原生态的广袤

 

二、关于工作的述说--经历使你成熟

●我所经历的设备安装工作

1973.5.9日,我们这批学员在厂领导的殷切期盼下,经过在呼玛的短暂休息和调整,精精神神的回到了椅子圈电厂,我们自己也踌躇满志,好像天降大任于斯人真要干点什么似的。

由于进厂时间短,对于机组安装的实际情况不甚了解,回来到底要做什么我一点数也没有!过去曾经历的伐木、归楞、打扫卫生这对于我们来说不是陌生的事情,现在学习运行了,回来要完成安装工作的收尾事项,而具体有哪些工作心里真是一片茫然!但有一个信念是不含糊的,就是跟着别人干活!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43 - 设备安装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图1.我的师傅之一:何欣 年轻而充满朝气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43 - 设备安装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图2.过去曾工作在椅子圈电厂的上海知青合影


领导的初始安排我始料不及。原来的师徒关系已不复存在,陈金发师傅转到保卫部门工作,凌仁生去参加汽轮机车间的工作了,刘悦成荣任厂仓库保管员,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厂里宣布让我跟随上海青年何欣[1]学习安装锅炉车间的热工仪表。在惊愕之中让我感到了几分欣喜,这使我有幸结识了何欣师傅(照片画圈处坐者[2]),并成就了我们之间的长期友谊,诚如范伟所说“缘分啊!”他是堪比潘志成对我一样帮助巨大的亦师亦友的人!

当时,热工组由何欣负责,何师傅带我算一组,上海知青林恩高(照片画圈处立者)、徐婷婷贤伉俪一组,于运来基本是自己跑单帮,除了我是临时帮忙人员外,他们都是正式的热工组人员。热工车间设在1号锅炉南侧的阁楼里,那是一个狭窄的、与锅炉车间基本共享灰尘的房间。我在热工组工作的时间不长,何欣师傅带我干过的活有这么几项我至今还记忆清晰:

其一是制作10/小时锅炉前悬挂的压力计表盘。很简单,其实就是一个镶嵌压力计的“梨形”的上小、下阔、弧形曲线连接的盘壳,要求我自己确定尺寸、画图和制作。

那是1973年,我十八岁、实际文化程度小学四年级,因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在我小学四年级时开始的,那是一个混沌的年代,规则已经颠覆,学校开始狠批师道尊严,学生开始教育老师,我因为“成分高”而开始了几近闲散的“落魄人生”。说这个的意思就是我的文化程度不足以支持我画出一张图来!

我确实动了一番脑筋,先是找到一本职工大学的《机械制图》书临阵充电;后是采纳了藏锡九师傅的建议,现场放大样,就是按实际尺寸画图。我是这样完成的任务:①准备工作:先找一张相当于零号图纸大小的做阀门垫用的石棉板、直板长钢尺、工厂用大画规和一块要实际采用的压力表。②设计工作:量取压力表外廓尺寸、确定同一轴线,中间装压力表的圆孔略大于压力表外廓尺寸,按小、中、大的顺序画了3个不同直径的圆,将上圆和下圆用公切线相连,任选一圆心,加大下圆的弧度并与两条公切线相交,将相交的锐角变为小半径的圆,整个表盘尺寸以与锅炉前脸尺寸看起来合适为原则。这就是放大样的优点,凭感觉、除了压力表外廓尺寸外,不设定专门的尺寸,我完成了设计工作。③加工制作:将设计好的平面图剪下来,描绘在5毫米厚的钢板上,有生以来第一次拿起钢冲在外廓线上打眼、在钻床上钻孔、用扁铲剁下钢板[3]、在砂轮上打平、再用圆锉顺滑好弧线内外廓、请电焊工赵广义师傅焊接好挂架、喷漆,胜利竣工!

何欣笑呵呵的看看我,没说什么,但最后使用的正是我在工厂中完成的第一件作品,尽管事小,但却令我难忘!

我不能忘记在工作时佩戴的那粗糙、又不耐磨的更生布手套,在那硕大、空旷、充满灰尘的锅炉车间里响起的孤寂、单调的锉刀声和在厂房西侧进货木栈桥上画图的那种不自信的感觉!事不大,时间已经久远[4],但我至今记忆清晰!我不认为这是小题大做!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工作,使我和工具结下了很深的情结,我喜欢各类制作精美的工具!现在我还有此癖好,就是收藏工具!当时我特别羡慕何欣师傅插在工作服上装口袋里的钢板尺和佩戴在身的工具,我总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把属于自己的钢板尺,也在腰间横系一根牛皮袋、挂上一个工具套、里边插满钳子、螺丝刀、电工刀等工具,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配着工具有规律的撞击声,我认为那是身份的象征!只可惜直到我最终离开椅子圈电厂也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厂领导也怪小气的,我当值长时曾提议过每个值长发一套工具以解决运行工作处理故障之需,当然这里也不排除我有喜欢工具的私心,但最后的结果确是四个值长发一套工具放在值班室里备不时之需,我终没能体会到屁股上挂上工具的感觉!

其二是制作热工仪表金属薄壁管路弯头。何欣带着我用细沙填到金属薄壁管中,赵广义用乙炔焊枪将需要弯制段烤红,我们急速跑到用台虎钳夹住的不同直径的圆钢管处将金属薄壁管折弯,如果折弯处皱褶不多就是正品,冷却后倒出管内细砂并洗净,而后焊接在需要的管线处就可以了。从锅炉本体通过我们管线连接的两件末端产品是锅炉低位水位表和蒸汽流量计,这都是控制锅炉运行的关键设备。此事,我没有第一件事那么刻骨铭心,倒是现在想起来有些可怕,未经任何测试我们就敢将此弯头用在13公斤/平方厘米压力的管路中,应该属于“无知者无畏吧?”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43 - 设备安装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图3.笔者年轻时-工作在椅子圈 1975年 

偶然的工作调整使我产生了错觉与幻想,难道领导改弦易辙了?加之在富锦电厂时也曾听说过回去让我和鲍风雨[5]一起学习锅炉检修的小道消息,这使我本已经泯灭了的调整工种的念头死灰复燃并再次蠢蠢欲动,我想既然能有这种变化,为什么不可以有另一种变化呢?我大着胆子向我家的邻居、时任电业科党总支书记的徐永庆请求让我去跟车,即学开汽车。因为当时呼玛交通闭塞,汽车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我们每次回家、不论冬夏都得露天坐“砖车和拉煤的车”,一路与煤灰和红砖粉尘为伴,到家后的狼狈程度可想而知,我的想法真是挺幼稚的!徐永庆书记当即表态说“不行,你学开车会变滑的!你就好好干你的工作吧!”这还不算完,他还讲此番道理和我妈妈说了一遍!还是老话“知儿莫如母啊!”我妈妈告诉我“知足者常乐,人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我不愿家人再为我上火,自此直到我离开椅子圈电厂再未提出调换工种之事。后来,徐书记在我考上大学后还对此事津津乐道,坚持认为如果他当时同意我去跟车,我就不会考上大学了!

    从上述照片中可以很容易读到我忧郁的眼神与表情!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43 - 设备安装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风华正茂的上海知青:任基峰、张申庆、张金山、潘志成夫妇 


(原创)连载-椅子圈的故事43 - 设备安装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1] 对何欣的简要介绍见本文第一章椅子圈是个遥远的地方。

[2] 图1.老照片是何欣师傅年轻时,图2.新照片是现在曾工作在椅子圈的上海知青聚会照片。

[3] 当时我厂的切割机没有氧气了,去黑河拉氧气的车还没返回,所以使用了原始的办法。

[4] 38年前!

[5] 鲍风雨现在已经恢复原来的名字-鲍道初,下同。

  评论这张
 
阅读(1502)|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