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当我们开始变老时(1)--纷沓而来  

2014-06-26 14:37:41|  分类: 同门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们开始变老时(1

 

写了这么一个愣头愣脑的题目,不是自己一时大脑灌水,更不是为了哗众取宠!我想说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会变得更加注重情感!我是恢复全国统一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我们入学时年龄的差距现在的孩子真的会意想不到!最大年龄差16岁,最小者的年龄正好是最年长者的1/2!老大哥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这真的不是调侃与诙谐。当我们刚步入工作岗位时,相互间也曾有书信问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忙着工作、家庭、事业……!几乎没有了联络,但这不是说彼此间的忘却,这是彼此挂念的积累,……!当校庆60年暨毕业30年时,我们的情感有机会撞击出火花,情感大爆发!同学相聚了,见面时,泪水不由自主,英年的记忆已经变为华发染雪、年轮沧桑,我们班82.4%的同学参加了这次盛会,只是时间过短,意犹未尽!在次年的一个休息日,大家从全国各地又纷沓而来,……!想起毕业分别时的依依不舍和中间的真空时段,只有同学的情谊才能将大家重新聚集在一起,真的仿佛置身梦境一般啊!

(原创)当我们开始变老时(1)--纷沓而来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纷沓而来

--路途花絮与即兴的创意

(原创)当我们开始变老时(1)--纷沓而来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为参加本次同学聚会,我好似患了强迫症!过早的订车票、准备行装,还不辞劳苦、不厌其烦的到五彩城轻轨车站,准确落实发车时间、步行往返或坐出租车的时间,生怕坐不上车!还一遍遍的检查要携带的物品,生怕忘记了什么!家人笑话我说,像一个患了强迫症的孩子,我无动于衷,固执的坚持己见。

候车时,一半老徐娘很发嗲的对身旁的一位男士说,*总,我多聪明,穿了拖鞋!那位男士无动于衷。女士接着说道,我的脚好漂亮哦?孤芳自赏到了极致!男子仍麻木不仁。另一位艳抹的女子高声喊道:快打120!那半老徐娘娇嗔道,你看她们,*总!让人忍俊不禁,我几乎笑喷。

检票,蹬车时我平时锻炼的优点就看出来了,我走的很快,超过了很多人找到了座位。进入车厢第一印象感觉不错!干净,但由于座椅外罩色泽较重而导致车厢整体色彩偏重。尽管是一般动车,但有类似飞机的座椅,小桌板、脚踏板一应俱全,写字很方便,我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与欧洲之星和日本新干线比较,椅子之间的距离比较近,要是再宽敞一点就好了,会感觉更舒服一些。我坐过中国的武广高铁和上海浦东机场的磁悬浮,都感觉很不错。

车内的人都很忙碌,除了几个孩子外还算安静!好多年轻人打开了手提电脑、Ipad和电子书,没有这些奢侈品的人,也在用手机玩着游戏,像我这样固执的拿着一本《三联生活周刊》阅读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但由于我坐的是倒座,有点头晕,几乎不敢看书,大多数时间都是闭着眼睛假寐,更不敢多看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观。中国真的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过去乘车的境况真的大大不同了!记得1980年代我上大学时,来回乘坐的火车都是逢站便停的蒸汽机车,呼哧哧的喘着粗气,冒着滚滚的浓烟,好像很疲劳的样子。不敢奢望卧铺票,车厢里挤满了疲惫、携带着大包小裹行李的人!有一年暑假,我和玉涛去北戴河,从哈尔滨一直站到秦皇岛,你抬起腿再放下一定没有落脚的地方了!车座下面、厕所里都塞满了人,你不能动一下,更不可能去上厕所;困倦极了,站着就睡;车厢内充满了汗臭、呛人的烟味儿,……!坚持到秦皇岛后,没有旅店可住,挤到了一家小浴池的休息室,与酸溜溜的汗味共眠,早上醒来胳膊、腋下、大腿上被蚊子、跳蚤叮满了一片片的红色大包,奇痒无比,……!但我们硬是睡得很香,太疲惫了。弹指一挥间,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和创造者。

车内的几个孩子很引人瞩目,因为在寂静的车厢里,他们的说话声显得很突兀。我关注了一会儿,发现了其中的小奥妙,这应该是一个村或亲属之间的一次联合出行,其中三个最淘气的男孩,比肩般大小,穿着鲜艳的红绿蓝服装,长相趋同,和旁边一位略显疲惫的男士眉眼无差!俗话说“7岁、8岁的男孩讨狗嫌”,就是说这时的男孩子最淘气,果真如此,他们不停地在说话,山东地方口音和普通话交相结合,很别致!不停的运动,坐下、站起来、跑动,……,姿势极为变换和丰富!不住嘴的在吃东西,面包、香肠、水果、各种碳酸饮料、……,时而发出快乐的咀嚼声,一大纸袋的东西在大连至沈阳的路段就已经基本告罄。我在想,这些小孩子真的是新形势下的净坛使者啊!在吃的同时,不停的轮换跑向厕所,不停的擦着手和嘴,弄得一卷白色手指被他们扯得老长,还时而飘动起来!无拘无束的享受着他们自己的快乐,整个车厢也被分享到了一些感受。他们的父亲低沉的呵斥着他们,但是全然没有效果!慈祥的向这些孩子供应着零食,全然没有拒绝的意思!耐心的帮着孩子们撕扯着手纸,辛辛苦苦的忙碌着!他们的妈妈则矜持的坐在另一侧靠窗的位置上,不声不响的连续吃着水果,对自己孩子表现的满意程度掩饰不住的刻画在脸膛上,……!我就纳闷,假如这三个男孩都是他们家的,那这一家人还真不同凡响,不消说罚款,就是养活起来也要有多大的压力啊?

向车窗外望去,一望无际的绿色,今年雨水充足,不论是树木、玉米,还是水稻都绽放着笑脸,把它那无尽的惬意用生命的绿色表达。交通杰作更是比比呈现,高速公路、高铁路、普通铁路并行或跨越,把那些伟岸的天骄刻画在绿色的大地上,煞是壮观!

还看到一个小场面,一对年轻的夫妇带一男孩,三口人不时为谁玩Ipad游戏机而争执;三根手指在屏幕上像敲鼓般的你争我抢!在孩子主导时,到底采用什么技巧父母意见不统一再度争吵,而后两人赌气的在屏幕上点了起来,可能是赢了。两人和好,孩子也破涕为笑。邻座们都目睹了这一幕,一人总结说,孩子想赢妈妈容易,想赢爸爸难!这也是对她们技巧的评判吧!从此后再没有吵闹,只是游戏机也再也没有离开妈妈的手,她一直在苦练,看来是对舆论的评价不服气!

火车正点抵达,入住酒店后假寐片刻,光想着和同学们见面的时刻,睡不着。索性起来看《三联生活周刊》,难得的闲暇和放松,静静的阅读,感觉不错!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是会敏!他刚下火车就来到我的房间,令人感动。31年没见他面了,昔日英姿勃勃的年轻人已经图刻上了岁月的沧桑,原来被玉涛戏称为“苞米胡子、”比较柔顺的、略略发黄、秩序一般的头发,已经变成了偏分,服服帖帖的躺在脑瓜上;脑门上的皱纹特别有特点,直的与弯曲的相结合,给人以喜感,还是那幅挂笑的模样;这让我想起了玉涛说的,到他家吃八个碟的故事,他是一个很实在的人。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和去年我与宝平相见时的第一感觉有点相像。两人相见有说不完的话,去年同学聚会时,他因为儿子办婚事没有能和大家相聚,今天得圆三十一年的梦!上学时,我们住在一个寝室,那时大家就建立了很深厚的友谊。他也属于懂事早、而且早婚早恋的人,他和今年因儿子结婚不能来的志强是我们宿舍最小的,却捷足先登娶了儿媳妇,令人羡慕啊!

是走廊里的欢笑声打断了我们的畅谈!同学相见自然是道不完的情,说不完的话,虽然分别仅仅才一年,但情感仍是那般炽烈,场面热烈、笑语连天,按捺不住的激情、掩饰不住的高兴,小吴还带来了阿巍编辑的毕业三十周年时的聚会纪念册,做工精良,编辑有深度,不愧为职业编辑出身。

(原创)当我们开始变老时(1)--纷沓而来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用餐期间,大家让我这个老大哥说几句,我也是很激动,按捺不住的高兴,说话也颠三倒四起来,老了,容易激动!菜肴凸显地方特色,地产酒更是锦上添花,大家杯觥交错,互相礼让、畅所欲言,淋漓尽致的平等,一扫往日之矜持与斯文,是地地道道的原生态,说着不尽的啰嗦话和重复话,中心思想就是表达对地主的感谢、对同学之情的思念和畅谈一些感受;以至于最后要求限定大家的发言时间,江伟鼎力担当,每人发言超过1分钟,就予以“喝止”暂停,但超时讲话已经成为司空见惯。还产生了我们班的诗人阿忠,他即兴做了好几首藏头诗,给晚宴增加了文化厚度。特别是由于酒精的烘托,创意难度颇高,即兴提出了90岁相聚这一具有生命力的主张,得到了大家的高度认同,成为几天来的主题。在酒酣耳热之时,大家仍然没有忘记我们班的两位老大哥,衷心祝福晓满班长能够早日康复!为按捺不住早赴天国享乐的叶大哥致以哀思,并祝福他在天国快乐!这一餐持续的时间真的不短!

刚刚回到房间,还没有洗漱,玉涛和会敏就来到房间,玉涛送来了他爱人拍摄的影集-《云舟畅晚》;真的是文采飞扬,镜头像文字一样潺潺流淌,将女性的细腻与独具的视角完美结合,是一本很不错的摄影实录。他们两人还像在学校一样愉快的“抬着杠”,滔滔不绝,逗着玩,彷佛像两个长着皱纹的孩子!会敏还邀请我们去长白山脚下小住,感受一下林区的惬意、清新生活。一直聊到次日凌晨才恋恋不舍的告别回房间休息。令人难以忘记和愉快的一天!


(原创)当我们开始变老时(1)--纷沓而来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69)| 评论(1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