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长篇连载--椅子圈的故事3--遥远的地方  

2014-11-14 14:05:12|  分类: 椅子圈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椅子圈的故事(003(原创)长篇连载--椅子圈的故事3--遥远的地方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本篇椅子圈的故事3—椅子圈是个遥远的地方

 

  

1973-1978

椅子圈的故事

 

第一章 椅子圈是个遥远的地方

 (原创)长篇连载--椅子圈的故事3--遥远的地方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椅子圈”位于黑龙江省呼玛县境内[1]

 (原创)长篇连载--椅子圈的故事3--遥远的地方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呼玛镇位于呼玛县中部,坐落在黑龙江畔,是大兴安岭南麓一个历史悠久、风景秀丽的边陲小镇,与俄罗斯隔江相望。是呼玛县政府所在地,是全县政治经济文化和对俄贸易中心。

呼玛县地理坐标为东经125°03′20″-127°01′30″,北纬50°49′20″-52°53′59″。属寒温带大陆性气候,冬季严寒而漫长,极端最低气温-48.2℃,夏季炎热多雨且短暂,极端最高气温38,年平均气温-2℃。积雪覆盖期长达150余天,无霜期80110天。

当时的呼玛县地域广袤,但人口稀少,不足4万人。198111月呼玛县一分为三,单设了漠河县、塔河县。

椅子圈煤矿,原名古龙镇,距离呼玛县城36公里,三面环山,是一个有着丰富煤炭资源的地方。1970年呼玛县在这里建立了火力发电厂,2005年煤矿地下煤源自燃、停产,电厂也随之“倒闭”。

椅子圈是一个象形名词,位于遥远的北国边陲,给你一个形象的数字:从上海乘火车到哈尔滨铁路里程是2560公里,从大连到哈尔滨高速公路里程为929公里,哈尔滨到黑河高速公路里程为584公里,黑河到呼玛县城的公路里程为248公里。现在有了高速公路、火车的速度也提升了,当时山路、冰雪路遥遥,“60迈的车速[2]”已经是司机酒后可资吹嘘的高速度了!

1970年建厂初期,椅子圈的条件非常艰苦,甚至连一条像样的外部公路都没有,我不曾经历过那个阶段。事实上我们1973年到椅子圈时已经具备了那个年代可以说得过去的条件。原上海知识青年、椅子圈电厂热电车间主任、电建工程早期建设者何欣曾深情地写到[3]

1970730日我到呼玛县发电厂报到。

椅子圈因三面环山而得名。离电厂2公里就是煤矿,煤炭运输十分便利。县里在椅子圈成立了电建指挥部做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

89日,我们带上行李,先乘卡车到呼黑公路上的七棵树,然后换乘东方红链轨式拖拉机拉的爬犁向椅子圈进发。

从七棵树到椅子圈18公里的公路正在建设之中;修路的主力都是上海知青。在离七棵树不太远的路边上竖着一块木制的墓碑,听说前不久一位修路的上海知青排除哑炮时牺牲了,同伴们在他殉难的地方立了这块碑,作为永久的纪念。

由于公路未修好,我们乘坐的拖拉机拉着爬犁只能在公路下面的树林里穿行,一路开去,撞断了许多小树,使人感到拖拉机就像坦克一样所向披靡。爬犁在山地里行走时随地形东摇西晃,好像坐在船上,晃得人头脑发昏,但颇有新鲜感。待到达椅子圈时,已经是晚上8点钟了,算来足足走了四个多小时。

椅子圈电建工地还没有职工宿舍,所有的人都住在一座旧厂房里,床是用桦树杆搭成的大统铺,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草。房间当中架着一个用汽油桶做的炉子,里面点着火,使人感到暖融融的。住处虽然非常简陋,但大家都很乐观,说这条件比抗日联军强多了。

(原创)长篇连载--椅子圈的故事3--遥远的地方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椅子圈电建工地的前身是日伪时期日本人建的一座发电厂,主要为十几公里外的金矿供电。听说当年电厂附近有许多商铺、饭店、妓院,一度甚是繁华。二战后期,苏联红军打进我国东北,消灭了日本关东军,将日本人在东北建设的工厂设备全部作为他们的战利品拆运回国。该电厂的锅炉、汽轮机、电气装置都被苏联红军拆走,就装在黑河对面的现俄罗斯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发电厂里。

我们进入椅子圈电建工地时,那里只有一座三十多年前的青灰色厂房,矗立在一片杂草和稀疏的小树林之中,二十米高的厂房已没有房顶和门窗,只留下拆不走的混凝土基础,一幅残败景象。厂区里还有一座日本人留下的混凝土碉堡,似乎在告诫人们不要忘记过去那场战争。

由于公路还在建设中,因此各种建设物资和生活用品全靠拖拉机拉爬犁运进来,一块红砖运到工地要合5角钱。遇到下雨,交通就要中断好多天,工程的进展就受到影响,职工食堂也会因没有蔬菜而只能供应馒头和酱油汤,但大家士气仍很高涨,为了不耽误工程进度,甚至还到附近的树林里捡三十年前的旧砖头回来使用。

工地上没有起码的工程机械,连一台卷扬机都没有,主厂房建设、大型设备基础浇筑等土建项目全部要靠人力完成,这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但当时我们硬是想了各种办法,圆满完成了任务。虽然劳动强度很高,但因为有内蒙锻炼的底子,我们并不觉得太累;想到在内蒙时,夏天早晨四点多钟就下地干活,干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收工,吃的是小米野菜稀粥。而这里只工作八小时,吃的是白面馒头,每月有48元的工资,每天还有4角补助,真可谓一步登天,我们非常知足,干起活来非常玩命,以至当地的工人都感到惊讶。

电厂在土建时期没有分专业,电厂职工都是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那一阶段,我当过伐木队长,冬天带人乘拖拉机上山放大木。还当过架子工,每天在十几米高的松木杆脚手架上爬上爬下,倒也练就了攀援技巧和过人的臂力。还给铁匠、木匠、瓦匠当过小工。后来当圆锯工的时间比较长,几百立方米的原木经我的手制成了各种规格的木材用于基建。

在电厂的建设过程中,曾有两名从生产队来的上海知青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我虽然记不起他们的名字了,但心里一辈子都在纪念他们。如果他们现在还活着,也该是五十岁出头的人了。

在物资极其匮乏的年代,椅子圈要啥没啥,交通非常不便的山沟沟里,白手起家干了三年,完全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终于建成了一座发电厂,这其中的甘苦,只有亲身参加建设、经历过无数艰辛的人才能体会,才会真正懂得这座发电厂的价值。对于我来说,我的青春和理想在那时就都铸进了椅子圈电厂的基础里,椅子圈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无论我走到哪里,它都会呼唤我的灵魂,让我永远不会忘记它。”

何欣是我的先一步建设者,也是我的兄长,他深情地讲述是他的亲力亲为,他比我在椅子圈经历了更多,用现在的话讲,我到椅子圈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可资施展的初级平台。其实人生就是如此,襁褓中的孩童只有迈开了第一步,才能有后续的脚步,才能成长与长大,事业也是如此!他和他的上海知青战友、地方有志青年以及许许多多曾参加过椅子圈建设的人把对椅子圈的爱已经熔铸于生命。

(原创)长篇连载--椅子圈的故事3--遥远的地方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椅子圈电厂的人员主体来自三个部分:原呼玛县老发电厂的技术人员、上海知青、地方应届毕业生[4]。尽管现在椅子圈电厂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我们自己不曾忘记那些建设者!今天将我们的过去写出来,也是激励和鞭策我们的后一代不要忘记他们父母的曾经。

熟知人的鲜活形象还定格在70年代中后期,他们是那么年轻和充满活力!一些人还喜结连理。时光荏茬,但尘封的记忆没有锈蚀,一次与当时同事无意识的网上邂逅,让我想到了这些。

 

本篇老照片提供者为:原椅子圈电厂上海知青 鲍道初!在此鸣谢。


(原创)长篇连载--椅子圈的故事3--遥远的地方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1] 参见呼玛县人民政府网站对呼玛镇和椅子圈的介绍。 

[2] 不是英里的概念,实际就是60公里/小时的速度!

[3]详见知青上海杂志论坛何欣撰文《建设椅子圈发电厂》(节选)。

[4]  建设者名单可详见拙著《椅子圈的故事》。笔者就是地方应届毕业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73)|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