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海南纪行20-奇观古趣(1)  

2013-04-27 09:29:00|  分类: 海南纪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奇观古趣

2012.11.27  星期二 阴有小雨 20-24 东北风4-5

 

5:40分起床,阴、无雨,苍穹中不见星星,云层似乎高高在上,不肯与我们人世间这些俗人为伍!佛晓也姗姗来迟,但程序中的晨练还是一如既往!这是我的优点,尽管看起来有些教条。

早餐后,大约是735分,我们与青年长兄和德华年兄嫂一起去小区正门,男士们都背着双肩包、武装齐整;女士们都穿得很休闲,那色彩斑斓的南国衣衫若在北方堪称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我们要和另外9人一起包车去毗邻的定安县大榕树和冷泉旅游。这次出行属于临时组团,大家相互间并不熟识,团长是最年轻的之一、58岁的小孟!这台依维柯车况还可以,就是15个人有14个座位,其中一人要坐在临时的小凳上。这时就看出风格来了,这一车人都是小区里的“年轻人”,大家争先恐后的上了车,但不是为了占座,先上车的人都主动坐在了后边,这个临时的小塑料凳子被德华年兄夫妇轮流“占据了!”

海南纪行-奇观古趣(1)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迷你路途》

 

这是我们到岛上后的第一次外出旅行,心情当然会很兴奋;天气也不错,尽管阴呼呼的,但没有下雨,很适宜在外面行走旅行。车向海口方向行驶,先是风驰电掣的上了高速公路。海南高速公路纵贯全岛,不收费,所以司机选择道路完全是从方便考虑,没有经济因素,车子很快就拐上了省道、乡道。乡道风景宜人,道路尽管曲线和上下坡很多,但坡度连贯、曲线和缓,不难于行驶,特别是那幽幽的安静让人叹为观止,非常有意境!这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70年代家乡黑龙江畔的战备公路!路面很平坦、很干净,有沥青路面、也有砼路面。树木繁茂,乔木、灌木相得益彰;那椰子树、槟榔树、香蕉树等距离道路很近,不时出现林荫路段,它们依偎在一起,好似窃窃私语偷窥着傻傻的、向外面眺望的、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狼!”这一车人除了大连人和沈阳人外,余者都是黑龙江人。此时北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是“嘎嘎的冷”;而远在异乡的我们尽享绿色的温柔和阳光的妩媚,心中自然是要感叹一番!大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尽管才刚刚结识,却像老朋友一样对这“世外桃源”品头论足,彼此交流着在岛上的生活与旅游体会!

这时,我激动的看到了成片的橡胶树,不是我认出了它,而是这些树的腰身上悬挂的小白瓷碗提示了我;它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高大,是阔叶树,叶片呈深墨绿色、显得很干净;一排排、一列列都很整齐,一看就是人工栽植的!那流淌出的白色液体像牛奶一般,但每个碗里就底层的一点点,流速那是相当的慢,有的是执着。

又震撼的看到了路旁大片的蔬菜种植地。新的种植季开始了!海南种蔬菜那是一茬一茬的,在如此有效积温和降水条件下,苗木栽植还是要用上地膜覆盖技术,也许是为了进一步缩短生长期吧?老妻充分发挥了她眼神的聚焦和辨识能力,将我们看到的硕大基地上的秧苗定位为黄瓜,并尖锐的指出黄瓜所绽放出的嫩黄色的花蕊;基地的外廓生长着高大的椰子树或槟榔树,偶见弯曲的树冠好似和孱弱的秧苗和黄花述说着什么,也许是在抚慰这些“小家伙”吧?黄瓜秧苗栽植在很长、很直的“垄”上,用竹条支起的架子非常齐整和壮观,好像一队队正在走行列式的士兵!所以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使用了“震撼”这个字句。我仿佛闻到了黄瓜的清香,尽管这里没有我钟爱的、家乡的“小旱黄瓜”。

新一季的水稻还未见种植,被收割机割过的茬根还忧郁的立在泥水中,颇有一幅悲壮与苍凉之感。大水牛懒洋洋、孤零零的享受着这片属于它的佳肴,嘴巴在不停的蠕动,好似在品味着什么?滚了一身厚厚的泥巴,粘糊糊、灰糊糊的,好似一幅铠甲,时站、时卧,像一个得胜、解甲归田的肥胖大将军,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真是可惜,我没有机会接近它,汽车一闪而过,但这一幅犹如轻描淡写、弛张有秩的水墨画深深的刻印在我的大脑之中,我喜欢!

海南纪行-奇观古趣(1)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汽车从村庄中通过,司机不时按响喇叭,让上学的小朋友注意!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做着鬼脸,无所谓的望着我们!近距离的光临乡村,感觉它和北方真的不同,建筑物都藏在树林中;新建筑物方头方脑、一个规格、一样的造型、都是

2-3层,显得很呆板;而传统建筑则是火山石砌筑的墙体、深灰色的瓦,围合式的布局,很有特点,古旧、苍凉,但不失庄重与历史感,显得很是与众不同!问题在于建筑密度过大,大家拥挤在一起,好像是为了避寒,多建筑在低洼处。不论新老建筑,窗户都很小,如何通风、是否潮湿成为一团谜?在村屯周边最多见的是槟榔树、橡胶树,一排排、一列列整齐划一,其经济地位毋庸置疑!槟榔树木质部与草本部界限分明,数量众多、可以拍摄的特点部众多,远景、特写,响彻不停的是相机的咔咔声,有喜欢详细者可参见我的博客相册《槟榔树之谜》。橡胶树身上都悬挂着一个洁白的瓷碗,那是接树身上流淌下来的橡胶用的,遗憾的是没有机会近距离拍摄。

树荫下,不时会出现几只慵懒的猪的身影,它们呈现的是肆无忌惮的懒惰和无组织无纪律,对高亢的汽车喇叭声无动于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这里确实应该是属于它们的领地,它们以麻木坚定地与现代世界对抗着。这些猪也许很注意健美,它们的腰身都很欣长、挺苗条的,乍一看会产生是野猪的感觉,但在它们的麻木不仁中你会感觉到温顺和服从;我猜测在这里人工合成的饲料是副食,自己的寻觅为主业,地上一堆堆拱起的土就是凭证。

海南纪行-奇观古趣(1)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一群、一群的鸡悠闲的在自己的领地中觅食,生猛的蚂蚱、小虫都是它们的盘中佳肴;它们的色彩都很鲜艳,雌性的多为黄色或芦花色,公鸡都长着鲜艳的鸡冠,披着红色的羽毛,在母鸡面前精神抖擞,百般舞弄、咯咯的叫个不停,说着些许人类听不懂得向异性献媚的语言,这是一幅和谐世界的生态画卷,有喜欢详细者可参见我的博客相册。

我们不忍心自己做杀手,善哉!因为有些人自觉不自觉的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种“溜达鸡”肯定好吃?于是假惺惺的问主人,这种鸡怎样卖?是不是帮助我们宰杀?内心就是想把刽子手的罪名推给别人!朴实的村民以海南普通话直率的告诉我们:这些溜达的鸡是不卖的,卖的是圈养在笼中的吃饲料的鸡!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确实是真的,认证的语言绕梁有音。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些要做盘中餐的肥硕鸡婆、鸡公,它们仿佛都知道了自己的最终命运,一个个“蔫头耷拉脑的”毫无生气!它们的最高价值是每斤20元,其全部身家在100元左右!但这不算完,一位背一个、抱一个孩子的小妇人说:“我们都很忙,哪有时间帮你们杀鸡!”是的,有时间还要伺候这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呢,可以理解。她们化解这次赚钱的机会于无形中,真的是很超脱!我不由得天马行空般的联想到了美国的感恩节,那就让这些“案板上的一刀菜”多活几天吧!是不是应该双手合十、二目微闭,虔诚的祷告一声“阿门”呢?树林下散步的“溜达鸡”据我们的一位女团友说,“那都是阉过的鸡,都是些太监!”这样它们就会心地单纯、心无旁笃,一门心思都用在长肥上,肉也更好吃!这是什么逻辑呢?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被阉割过的鸡,果真不抬头的、津津有味、傻乎乎的在执着的吃,可怜啊!但是,它们又能怎么样呢?旅途闲话说了如此许多,在不知不觉之间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海南纪行-奇观古趣(1)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豢养的太监鸡

 

(原创)海南纪行-奇观古趣(1)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原创)海南纪行-奇观古趣(1)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50)| 评论(1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