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雨风的博客

旅游、摄影、随笔

 
 
 

日志

 
 

(原创)早上的故事之十--建筑巨匠-喜鹊  

2013-04-10 21:26:18|  分类: 杂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筑巨匠-喜鹊

--早上的故事之十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唐代诗人孟浩然诗语自然纯净而采秀内映的20字短诗在春晓时触动了我,在“悻悻”之时,惬意的倾听着“窝栏[1]”的清丽之鸣,喜鹊的喳喳之声!俗话说“喜鹊叫,好事到,”一个令人期待的早晨。
尽管依旧春寒料峭,害羞春天的姿容尚未掀开盖头,但春意的萌动是自然的一如既往!我不知道春天的播种是否属于爱的播撒,但至少蕴含着对收获的期待!玉兰树已经脉脉含“苞”,她将和众多的“姐妹”一样,为了爱而绚烂,为了爱而殉情,期待着那不期而遇的真 “性”致,……。我热爱春天,崇拜春天!因为她赋予了人类,特别是“脸朝黄土背朝天”耕者的希冀,……!不好意思的自己打断自己,一大早就风花雪月的天马行空,退休后还真的有闲情逸致!不由得自言自笑起来!得意之时,警惕的望了一眼尚在熟睡之中的老妻,我怕遇到她不解的目光和评论。春天是爱的季节,尽管她的脚步姗姗来迟,却依旧散发出春意醉人的意境,那是陶渊明“豪华落尽见真纯”的境界,那盎然的生机令人期待、憧憬。
掀开窗帘,一抹阳光嬉皮笑脸的挤入,我倒是不和它一般见识。楼边的楸树已经长得和我住的楼层几乎一样高,平视着树杈上的一对喜鹊,它们不停的跳来跳去,叽叽喳喳的欢快鸣叫和动作一样忙碌!我猜想它们应该是一对夫妻,应该是正在讨论共筑爱巢、产卵孵育的问题吧?在它们之间看不出来女权主义或大男子主义,事实上我都分不出来它们的雌雄,所以有上述之说也就不足为奇了!一只喜鹊趴在窝里,另一只像一个卫士,静静地蹲在爱巢旁边的树枝上,那经典的一刻真的令人很羡慕、很感动!我急忙用我的小“莱卡”将其收入记忆之中(见照片)。我听说,鸟类只有在繁殖期间才到鸟巢中产卵、孵卵、育雏,鸟巢并不是鸟的家,当过了繁殖期后就离开巢穴。有的鸟在下一繁殖期可能在此巢中进行繁殖,所以冬季喜鹊窝里是没有喜鹊的。
我又陷入了冥想,喜鹊是炎黄子孙意识当中的报喜鸟,是吉祥的象征!民间创造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成语,如鹊笑鸠舞、喜鹊欢叫、鹊返鸾回、声誉鹊起、鹊桥相会、喜鹊登枝、……。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演绎的就是喜鹊悯天怜人、大慈大悲、催人泪下的圣境。《本草纲目》中说它的名字包括两个含义,一是“鹊鸣”,故谓之鹊,二是“灵能报喜,故谓之喜”,合起来就是指人见人爱的喜鹊。据说喜鹊能够预报天气的晴雨,古书《禽经》中有这样地记载:“仰鸣则阴,俯鸣则雨,人闻其声则喜。”

除此之外,我还喜欢喜鹊创造的建筑艺术。

首先,我要说喜鹊是一个造诣颇佳的风水先生。我不知道它是否懂得奇经八卦、天文地理,但它选择的爱巢位置不论是在北国雪皑边陲、如画城市乡村、还是在西北狼烟之地,都背风向阳,都经得起风吹、日晒、雨淋;它选择的栖身之树或在林缘之处、或在同伴中卓尔不群,良禽择木而栖用在它身上再合适不过!这种技能是与生俱来?还是世代总结传流?

其次,我要说喜鹊是一个精算至极的结构巨匠。它的爱巢千篇一律都是“深基础、框架核心筒结构!”卓尔不群的栖身之树都是通过自然稀疏竞争而涌现出的佼佼者!和“家和万事兴”一个理,基础牢固奠定了基础。如果你足够细心的话,你一定能够发现,喜鹊筑巢的树枝是粗细不同的,它们衔来较粗的枯枝构筑框架,再用无数根细小的树枝作为填充,最后还会放上一些软草之类比较柔软的东西在树枝之间作为床上的被褥,和人类的建筑技术异曲同工;特别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喜鹊的爱巢可以扩建,在基础没有加固的情况下,它们的一间房可以扩展到2间,甚至三间,看似有点紊乱,造型也不是那么精致,其实井然有序;更有甚者会出现楼房,就是两层?让人由衷的感叹!建筑的造型大多是圆锥或圆台形的。一个喜鹊爱巢所需干枯树枝大概要数千根,都是它们精挑细选、用嘴一根一根衔到树上并且摆放固定好的,即使是人做起来也不容易,我惊叹它们筑巢的神奇。从中可以悟出一个理:喜鹊筑巢的过程与人做事一样,不能好高骛远、急于求成,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不要认为事情枯燥而不以为然!我百思不得其解,它们的建筑方案是如何确定的?千百只树条的安放是怎行形成的默契统一?它筑巢的第一根梁是怎样确定的平衡?它的结构之间是怎样的咬合固定方式?最初的一些树枝是怎样避免被风吹掉的?在自然界的神奇面前,自己显得是那么的无知!

喜鹊懂建筑美学、结构力学、流体力学、气象天文学,成果遍及大江南北,之所以仍将其称为建筑巨匠,就是因为在学而优则仕的规则中,尚不知道它是否有学历?是否会外语?是否懂计算机?而且也未见到它的论文和著作传世?

在喜鹊筑巢方面留下了那么多的待解之谜?不由得产生一个探索的意愿,就是怎样才能学会喜鹊的语言,获得期待的答案!这也许不是胡思乱想,更不是脑子进水,在仿生学方兴未艾的今天一切皆有可能。除此之外,我还有二个未竟的心愿:一是能有机会见证并拍下一个喜鹊窝的建筑全过程,让我的好奇心得到诠释。二是能上树看看喜鹊窝的内部构造,还真有点童心未泯,但绝不是患有隐私窥视症,非要看人家的“闺房”。我在网上下载了一张照片[2],就是要检验一下是否真实?我愿意相信。少时淘气,曾上房掏麻雀窝,姥姥说:有大蛇藏在麻雀窝中,我信了,再也不敢;其实现在想一下,这根本不可能,否则鸟儿早已经成为其口中餐了,这应该是姥姥最原始淳朴的动物保护办法。

让你见笑了,早上的时间有限,想的可能不周到!

早上的故事之十--建筑巨匠-喜鹊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原创)早上的故事之十--建筑巨匠-喜鹊 - 木雨风 - 木雨风的博客
 
 


[1] “窝栏”的学名叫云雀,是一类鸣禽。体型及羽色略似麻雀,雄性和雌性的相貌相似。背部花褐色和浅黄色,胸腹部白色至深棕色。外尾羽白色,尾巴棕色。后脑勺具羽冠;繁殖期雄鸟鸣啭洪亮动听,是鸣禽中少数能在飞行中歌唱的鸟类之一。

[2] 很遗憾,我不会使用怎样插入网上的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1887)|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